废号,除亲友外请早日取关。
 
 

事情多么艰难,恰好是在那之后你死去了,在你的姐妹死去之后而非之前。你听见她们骨肉摩擦的声响,父亲的第一个孩子,她被折断时发出的就像一阵风。
而她们和你都清楚,你的颤栗只是因为无事可做。

Detroit.

 
07 Jul 2018

我以前究竟写了些啥。
咕哒式惊恐.jpg

 
30 Apr 2018

沉默是绝好的催化剂,从中往往生出闪烁湮灭的精神。例如此刻。他的友人端坐在彩绘玻璃透进的光线中,盘起双膝,如同早晨一样在夜晚梳理着头发。他看到那背影,就像看到一封缄口不言的信件。

我只是有点激动。
考完就开始发文吧。

 
30 Apr 2018

两科了,冲出来发一个手写。
他这句话一直是我的力量源泉(哭)
不说了去扫错题本了。

07 Jun 2017

倘若我每次的灵感乍现能够被比作蝴蝶的话,心有不甘而罪恶地,我不得不承认,写作就是一段将其猎获,平展,用长钉穿过扎在丝绒盒子里,并尽量保持完整的处决过程。它不像枪击或是绞索,因它缓慢又充满敬意,然而结果无一幸免是通向死亡。

 
21 Nov 2016

一夏荣枯

 
她透过指缝漏下的光斑看向叶间的青空。

从草地上坐起来,她望见那个女孩,一袭白裙,赤着脚,捧了一只垂死的蝉,翻过围栏往及膝深的荒草里走去。

夏天的灌木只要一点雨就开始疯长,暑期补课没有人来修剪,每次她经过那些拥簇在一起的小团叶子,总会发现其中的几枝杂乱地向天空支棱着,仿佛宿醉。草坪也是同理,在湿气中蓬勃生发的科与属密密匝匝地交织层叠,掩埋所有泥土下面新死的秘密。

教室外的阳台上她看到她,蹲在植物中央,似乎注视着什么。这时她意识到,那个女孩的身影总在她眼前晃荡。她们遇见得太过频繁了,下课后,晚自习时,中午拥挤的食堂。清晨从宿舍出来,她又看到女孩伸手去碰树篱上的水滴,透明一串滚落...

24 Jul 2016

你当然可以选择装得像一棵树,不过要等到百年之后。等到我化为一具腐败的尸身,一团纠缠不清的无机和有机物,一些元素。等我化为你脚下的土地和你呼吸的空气,你的水源和河床上滚动的砂粒,等到了那时候再来说,你选择对我沉默。

 
07 Jul 2016
© 青椽 | 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