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地将与海 一同连系穹空——

低产咸鱼坑品不好,关注前请三思!
 
 

我以前究竟写了些啥。
咕哒式惊恐.jpg

 
30 Apr 2018

沉默是绝好的催化剂,从中往往生出闪烁湮灭的精神。例如此刻。他的友人端坐在彩绘玻璃透进的光线中,盘起双膝,如同早晨一样在夜晚梳理着头发。他看到那背影,就像看到一封缄口不言的信件。

我只是有点激动。
考完就开始发文吧。

 
30 Apr 2018

Wherever you're now, I give you all my tone.

01 Aug 2017

两科了,冲出来发一个手写。
他这句话一直是我的力量源泉(哭)
不说了去扫错题本了。

07 Jun 2017

“可是那个时候,推开门,我没发现其他的,我只看到你。”

20 Apr 2017

倘若我每次的灵感乍现能够被比作蝴蝶的话,心有不甘而罪恶地,我不得不承认,写作就是一段将其猎获,平展,用长钉穿过扎在丝绒盒子里,并尽量保持完整的处决过程。它不像枪击或是绞索,因它缓慢又充满敬意,然而结果无一幸免是通向死亡。

 
21 Nov 2016

删了一大段的摸鱼。

那块光斑落在眼睑上的时候,米迦尔其实已经清醒,被当作枕头压了一夜的左臂有些酸麻,此刻有人抓着那只手腕摇来摇去的,坚持了一会儿无果,于是失望地放开。接着是书页翻动,光脚踩在地板上,陷进椅子里的声音,整个早晨的颜色,声响和气味透过眼皮向他拥过来了。他只得睁开眼。

我这深渊似的深心所渴慕的人,黑发少年膝头摊开一本诗集,翕动嘴唇无声地念诵,忽而抬起脸来冲着他笑,那里面的意味清泠泠地读不透彻。

“是麦克白夫人呀。”米迦尔悄声说,仿佛在对谁耳语,既有些隐秘又有点悲伤的样子。

矮墙的一边爬上蔓藤植物多叶的卷须,而天已经大亮了。

21 Nov 2016

【史雷米库】单程旅行

米库里欧仰望天际的时候,仿佛看见有龙飞过去了。

迎面而来的风总让他想到以前,离开自幼长大的村落,一路穿过夜晚。黎明时自己站在山巅遥望云端,地平线上瑰丽的绯色缓缓喷薄。那时候的风就是这样,没有丝毫矫饰地经过,让衣摆和袖口猎猎作响。

对,还有他。他就在身边,看着世界,笑得很孩子气。不知道是不是风的原因,他总觉得那样子是单薄的,后来很多时候,他就看见那个人带着单薄的笑容扛起一切,坚定得让他把好不容易组织出来的安慰话语又都放弃了。

  

他靠在一截石柱上,外面是骤来的暴风雨和无尽蔚蓝。

当他们对于色彩刚刚拥有系统的概念时,他小小的童年玩伴曾经探讨过一个问题。

“米库里欧...

02 Oct 2016

【米优】千盏灯

    
乘坐的航班平稳下降,远离夜空中深深浅浅的阴影。金发少年收回看着窗外的目光,闭上眼,这样就不用体验小说里描述的内容。譬如,整个夜幕下的东京像一片光之海洋在眼底无声无息的翻涌。

说到底不过是灯火而已。

但他无法厌倦这景象。那段文字是出自他之手,海洋或是河流中也存在属于他的一点。当他在大洋彼岸熄灭了灯,任由夜色将视野覆盖,世界与身处其中的自己都成为晦暗的线条时,他就会想起这件事,仿佛还有灯光在为他而等待一般。

大半夜来接机的人抱怨连天,把他丢到旅馆就驱车离开。米迦尔站在酒店大堂前,对那...

17 Aug 2016

鲸鱼与伊蒂特奖提名

 
她趴在课桌上,偏着头看窗外。

盛夏的午后布帘是合拢的,整个室内黯蓝一片,隔着落地窗有一条过道,幽深的建筑内部唯一的光源来自于壁灯,微微地像蜡烛。

她觉得这个场景出现过许多次,在梦中。

她将挡在眼前的手臂挪开一点,不引人注目地环顾四周。休憩的人群闭着眼,只有这时他们看起来是安静且无害的。她见过他们的另一面,当这些人高谈阔论的时候,眼睛里的东西就一层层打开,和色彩浓艳的腔肠动物一样准备吞入什么。

走廊尽头传来哗啦的水声,她踮着脚跑出去,看见深蓝泛着白点的长尾在玻璃倒影中一个回旋。

下课之后,她犹豫了一会,轻轻敲击身后男生的桌面。

“你看到过鲸鱼吗?不是在海洋馆,是玻璃里面...

31 Jul 2016
1 2
© 青椽 | 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