遇到点开心事,停止自闭了。
ff15相关在小号,不告诉你们
 
 

一夏荣枯

 
她透过指缝漏下的光斑看向叶间的青空。

从草地上坐起来,她望见那个女孩,一袭白裙,赤着脚,捧了一只垂死的蝉,翻过围栏往及膝深的荒草里走去。

夏天的灌木只要一点雨就开始疯长,暑期补课没有人来修剪,每次她经过那些拥簇在一起的小团叶子,总会发现其中的几枝杂乱地向天空支棱着,仿佛宿醉。草坪也是同理,在湿气中蓬勃生发的科与属密密匝匝地交织层叠,掩埋所有泥土下面新死的秘密。

教室外的阳台上她看到她,蹲在植物中央,似乎注视着什么。这时她意识到,那个女孩的身影总在她眼前晃荡。她们遇见得太过频繁了,下课后,晚自习时,中午拥挤的食堂。清晨从宿舍出来,她又看到女孩伸手去碰树篱上的水滴,透明一串滚落在她手臂晶莹的肌肤上。

她感到喉头一阵发紧,像是一颗小小的薄荷糖卡在里面,一颗小小的冰块。

她开始有意无意地寻找对方的踪迹,有那么几次,她确信女孩也在留意自己。这样带来的结果究竟是好是坏,她无法分辨,只知道当她们的目光险些相接时,喉咙里的薄荷糖就冰凉得要烧起来。

女孩对白色衣服有一种异乎寻常的偏爱,或者说,她从未看见其他的色彩出现在她身上。这使她往往疏离于人群,仿佛一团冰冷的雾气,即使在正午的阳光下也未曾例外。她们依旧持续着不分场合与地点的巧遇。她看着女孩的纯白衣物一天天地换,当女孩换回最初看见时穿的白裙时,她在放学后的走廊上叫住了她。

自己今天收拾书包到很晚,但两人还是不偏不倚地恰好遇见。

“请问,你——”

糟糕至极的开场白。她的余光落在纯白的裙裾上,蓦地一滞。

“你的裙子上面……是什么花?”

印象中空无一物的白,此时被交错绣出的花枝装点。女孩似乎并不在意她失礼的目光与问题,微笑着回答道。

“这个是胡枝子呀……不过用了褐色,因为原本的花色太过鲜艳了呢。好看吗?”

“是的。”她机械地回答,片刻之后才想起自己应当说些什么,可是女孩已经自顾自地接了下去。

“我的许多衣服都有刺绣,山樱,绣球,富士山……自己的绣艺实在差些,但这也没办法,因为我是多么喜欢为白色施加意义啊。”

次日,她在食堂拥挤的人群中看见了女孩。她费了好大的力气才将她辨认出来,不仅因为两人周围同样推来挤去的人潮,还因为对方身上的衣物。普通平凡,与前不久她在商店橱窗里看到的一件蓝色连衣裙别无二致。女孩也注意到了她,又露出那个微笑,被过往的人推着远远地挥手。

她别过头去,抓紧自己绿色短袖的宽大下摆。

下午的尾巴上,持续了数天的冗长课程终于结束,计算着余下的假期,她在公交站台张望,发现哪里都没有女孩的踪迹。

对于后来发生的事情,她的记忆已经模糊,印象中只剩自己一个人躺在常去的草地上,繁茂的植被四处倾倒,她望着天空闭上眼睛。

那以后,她再也没有见过如同那个夏季一般肆恣生长的草木,所有的灌丛在开学的时候已经重新变得平整,不知道是在八月的哪一天被剪掉了。

Fin.

24 Jul 2016
 
评论(2)
 
热度(16)
© 青椽 | Powered by LOFTER